热门分类: 认识雄性秃  雄性秃常见问题  女性脱发
你好,各位发友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文章

我们真的是双胞胎

[日期:2012-10-22] 来源:本站原創  作者:站長 [字体: ]

我们是双胞胎,但为什么我们会这么的不同?一个罹患脱发症,另一个拥有整头的头发?


↑都一样,除了一个地方之外:
Gwennan2002年被诊断出罹患脱发症,而她妹妹没受影响

她们坚持要有一样的服装,在金黄色的辫子的右下方绑上缎带。到青少年时期,同卵双胞胎GwennanElin仍然无法分开,甚至是上同一所大学。Gwennan表示:“从过去到现在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。”“在婴儿时期,我额头上有雀斑,那是我们的父母分辨我们的方式。看着儿时的照片,我们还常常在争辩到底谁是谁。”然而,在 2002 年,一个令人震惊而且无法相信的事件将俩姐妹区分开。

25
岁那年,Gwennan被诊断罹患脱发症,会让头发掉落的一种病症,她所罹患的是最严重的状况,会全身脱毛,失去所有的毛发,包括她的眉毛和睫毛。十年了,她还记得那个早晨,她醒来后发现头发在枕头上。“我哭了出来”她回想着。“我的头发已经变细一段时间,但它开始在一夜之间大量脱发。”

脱发症,影响约百分之一的英国人(一百个人中约有一个人受到影响),发生于当其免疫系统开始攻击毛囊。这可能会只是某一个区块的,但是有些患者演变为整个头发全秃(alopecia totalis),整个头皮都受到影响,或者全身脱毛(alopecia universalis)

Gwennan
的经验超乎寻常,是由于即使她和她的双胞胎妹妹Elin有相同的基因,可是Elin完全没受到影响。过去经验显示,脱发症集体发生在家族中,它被认为是遗传的关系。然而,GwennaElin的例子出了非遗传的因素。专家认为她们和极少数相同的例子证明在发生那样的状况时,环境因素为主要的风险。然而这个发现开拓了一条路,让我们对破坏性、难处理的问题有新的认识。

哥伦比亚大学药学中心研究脱发症权威
Angela Christiano博士表示:“在患有脱发症的同卵双生双胞胎大约有50%都有这样的状况。这表示,关于脱发症,大约有一半的贡献是非基因的,可能来自于环境的因素。”、“双胞胎提供了完美的平台研究这些环境的因素,因为或许她们的环境和教养等大多数事情都是相同的,因此,对于科学家而言,像GwennaElin这样的双胞胎是有趣的。”

对这对双胞胎而言,影响却是破坏性的。
Gwennan承认,她对她的妹妹浓密头发感到嫉妒和愤恨,内心为此挣扎不已;同时,Elin经历强烈的罪恶感,因为她逃过了那个威胁破坏他姊姊信心的那个病症。35岁,生活在加的夫的办公室经理Gwennan表示:“我会看着镜子,对我的样子感到退缩,我想我看起来像是外星人。”、“失去我的眉毛和睫毛是如此大的创伤,因为那是定义你脸部特征东西。更糟的是有一个妹妹,有如镜中的我,但是有头发。当然,我不希望Elin跟我一样,但每当我看见他,我总是被提醒着我失去什么。”Elin是一个餐饮经理,她表示:“我知道我是幸运的,但那也让我感到愧疚。”


↑没有不同:
GwennanElin七岁时和他们的哥哥一起吃着冰淇淋

Gwennan还记得,在20024月,她的美发师指出在她头后方秃了一块硬币大小的区域。Gwennan表示:“我告诉我自己那没什么,但我独自去找我的家庭医师。”“他告诉我,它可能是一种皮肤感染,开了抗菌的乳液的处方给我。但几个星期后我发现我的头发很明显地变的稀疏。Elin和我有同样的发型,但是,她的头发是浓密的而我的开始变的稀疏且出现一块一块的秃头。”10月,Gwennan的 头发几乎都掉光了,她被介绍到一个皮肤科医生那。她说到:“医生立即诊断确定那是脱发症。”“我一定是在工作上遇到一些问题,那可能跟压力有关也可能是遗 传因素,但不大可能我的双胞胎妹妹不受影响。他非常直接了当的表示,我的头发不会再长回来了。”、“我感到沮丧,但我感到欣慰因为终于有了诊断。那天晚上 我剃掉我所有的头发,那是在看着他掉光前一个解放了它给我的控制最好的方法方法。”

但这对双胞胎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经验对于Dr. Christiano(自 己也是脱发症患者,现在已经缓解)所进行的一个研究有很大的帮助。她表示:“双胞胎通常生长在相似的环境,所以我们可以找出原因,例如:饮食、或暴露在哪 些毒素”。“最有可能的因素包括:感染、病毒、细菌,或个人对压力的反应。人对于压力的反应,某种程度由基因决定,但双胞胎所经历的压力可能会有所不 同。”“可能相同的基因诱发脱发症,但表现出来的程度可能有所不同。可能有些东西,例如对压力的反应,导致这个基因显现在其中一个双胞胎,而另一个没 有。”

Dr.
Andrew MessengerRoyal Hallamshire Hospital医院皮肤科顾问和脱发症专家表示:“我们现在知道脱发症不是100 %来自遗传,但很明显的是遗传的组成。遗憾的是,患者的症状越严重,复原的可能性越低,平均发病年龄是2530岁,对男女的影响是一样的。尽管免疫学家们已经评估过Gwennan,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”Dr. Christiano博士表示,“自体免疫的基因会群聚出现在家族里,我们可以说他们的免疫系统通常是易受影响的,但是我们还无法解释,为什么他们的毛囊其中一个受影响而另一个不受影响。”

这四年,
Gwennan用头巾和假发隐藏他的秃头,她表示:“我的信心跌落谷底,只想要再度感觉正常。”她不得不去面对别人的眼光和令人受伤的评论,“人们会问我,是否得了癌症”。连我的朋友都令人难以置信的麻木不仁谈论着‘bad hair days’(流行口语,暗示一整天都不顺利,或是心情不好。这让我体认到人们是如何以你的外表来评断你”

经由谘商,Gwennan和她的脱发症状达成了协议。2009年,她丢弃了假发。“我 没有打算再隐藏,我和Elin敞开心胸长谈,我承认过去曾和怨恨与不满搏斗,直到发现:Elin对于脱发症没有发生在她身上这件事感到多罪恶。从此,我没 有带假发或是头巾。那是个非常情绪性的过程,而我甚至不确定我会希望我的头发马上长回来。失去头发让我成为今天的我。”

Elin仍注意到,由于基因的关系,她也可能经历脱发症。她表示“我已经准备好了!”“我已经看过Gwennan如何应付它,她是活生生的鼓励,证明了虽然罹患脱发症仍可以抬头挺胸。”
推荐 打印 | 录入:eric | 阅读:
网站搜索
搜索:
标题内容作者